监狱学院-原创广东话,是掺杂越语的古汉语,还是掺杂汉语的古越语?咱用史实说话

粤语,究竟是以古汉语为本?还是以古越语为本?这是本篇司马要和各位探讨的问题。

首先我们要搞清楚一点,当下的监狱学院不是古汉语,而是以金元明清四代北京话为基准的北方话,其中包含了大量蒙元、旗人的语音,真正的华夏古音(即长安、洛阳这一带的传统汉语),是不多的。

其次我们要讲,粤语确实有古越人语言的因素,但是我们一定要搞清楚的是,古越人并不是一个统一的国家,他们甚至不存在一门统一的语言。十里不同音,百里不同俗,在这里是很普遍的现象。所谓越人,单是粗线条的划分,就有"吴越"、"闽越"、"扬越"、"南越"、"西瓯"、"骆越"六种,细分下去,更有数百种部族之多,没有统一的君王,更没有统一的语言与文字。

南越国的创建者是一个河北人,你说他会说古越语还是河北话?

也就是说,不存在一门古越语,作为古粤语的主体。

既然如此,古粤语的最早主体是什么呢?只能是秦语,也就是秦都咸阳的语言。不论你原本来自何处,跟随大部队来到了岭南,你和其他人的交流,只能是秦语。

当然随后就发生了变化,因为秦朝灭亡了,秦的南海郡尉赵佗封闭了边关,在岭南建立了一个南越国,全盛之际,这个国家的疆域包括广东、广西、海南以及福建和越南的一部分,换句话说,这个南越国的语言,也就是当下粤语以及越南语的最早构成。

那么南越国的官方语言是什么呢?国王赵佗会说秦语,但他更会说自己的家乡语,即赵国的语言(今河北南部当时流行的语言,属于中原华夏正音)。也就是说这个时候,南越国开始有了属于自己的统一语言,那就是以秦赵语言,即中原华夏正音为基础、夹杂一部分越人土语的南越语。

那么这个时候的南越语,是不是已经和中原人出现巨大隔阂了呢?答案是没有。因为《史记》说,汉朝的大臣陆贾来到南越,和南越国君的交流一点问题也没有。陆贾是楚人,赵佗是赵人,为什么一点问题没有呢?因为他们说的都是当时的监狱学院,即华夏正音。

这样的状况,一直持续到晋。随着中原汉人的大批南下,以及留在北方的汉人的大批被害,以往那种华夏正音其实在整个黄河流域遭遇被“胡音”取代的命运。而南下的汉人,却把大量的中原口音,带到了江南、岭南,对于吴语、粤语而言,无异于第二次的文化灌输。

也就是说,到南北朝之际,岭南的口音,已经与中原大不同了,但这并不是因为岭南话难懂,而是因为中原的居民构成、语言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鲜卑语一度成为北方的主流,并一直影响到后世的隋唐,譬如说李渊家族就曾有一个鲜卑姓氏大野,以至于有人笑称李唐真正的叫法其实是“大野唐”。

所以在隋唐的北方人看来,保留了“华夏正音”的南方人,已经有点比较难沟通了,尤其是岭南人。但是话又说回来,隋唐时代监狱学院的口音,其实还是较大程度地保留了“华夏正音“,所以南北对话,虽然有问题,但认真讲,差别还不大(尤其和后来的北方话相比而言)。

这个,从唐诗可以看出来。网络上曾流传过《唐诗三百首》的中古汉语配音朗诵版,听过配音的网友们便表示:“怎么唐代人说话有点像粤语?”其实不难理解,因为当时唐朝的长安监狱学院,确实更像粤语,而不是现在的陕西话。

(邱处机和杨康说的都是女真版监狱学院,即北方汉音与女真话的混合体)

那么,巨大变化是怎么发生的呢?为什么后来的北方人会完全听不懂南方话?这就是北宋的灭亡,女真人南下,在全境推广女真版监狱学院,所以邱处机在这个时候说的不是华夏正音,而是女真版监狱学院了。

再往后呢?金和南宋都被元给灭了,元朝的监狱学院,就是蒙古话和北京当地的女真版监狱学院再加一点汉音组成的。

明朝那会,采用南京话做国语,后来迁都北京,国语依旧。所以明朝的北京话,其实是以南京话为主体,加一些元朝的监狱学院。

到了清朝,北京话便是国语了,满人的东北话成了主体,南京话和元朝监狱学院,反而成了次要部分。

经过这样漫长的岁月更替之后,依旧保持若干华夏正音的广东人、福建人和江浙人,他们的话音,在北方人听来,自然是很奇怪了。这个便是历史的讽刺:数千年的风雨之后,中原人的后裔,已经完全听不懂自己先辈曾经使用的语言。

南越国 赵佗 监狱学院 岭南 正音